荔枝app下载汅在线无限看

11月 17th, 2022

   苏浩先是一愣,然后心有余悸的反问,“比田秋雨来头还大”

   说话的同时,他还偷偷瞄了田秋雨一眼。

   说心里话,田秋雨今天的做派,算是给他彻彻底底的上了一课

   苏浩原本以为,他以前的行事作风就已经足够霸道,结果没成想,比起田秋雨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

   不是他惯用的那种踩低捧高,看人下菜碟的手段

   而是实打实的强硬和霸道,一言不合就直接把人踩在地上那种

   强势的不讲道理,也霸道的不讲道理,好像在她面前,所有的规则和约束都像是摆设一般

   苏长明不知道儿子的心思,低声解释道:“他是楚天河,楚家这一辈的翘楚”

   苏浩扭头,满脸诧异的问,“楚天河,我怎么没听说过”

   苏长明瞪了一眼,“你整天花天酒地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能听过谁天州这些成名的人物,你又认识几个”

   “说起这个我就生气,钱没少花,结交都是一些狐朋狗友”

   “就说今天遇见的这桩麻烦,你身边的那些人有几个能用上有几个会帮你出头”

   日系体操服少女运动场上写真

   苏浩自知理亏,有些心虚道:“爸,你怎么还提以前啊自从思慧愿意跟我之后,我这不是已经改邪归正了么”

   听到这话,苏长明略有些欣慰。

   以前苏浩确实不争气,不说比苏菲,甚至比苏晴都要差上太多。

   苏长明也一度不敢奢望太多,甚至巴望着苏浩安安稳稳,以后能当个富家瓮就足够了。

   结果没成想,因为马思慧的出现,苏浩就像是洗心革面一般,有了脱胎换骨的转变

   以前常去的那些风月场所都没了足迹,以前交往的那些不着三四的女人也都断了联系,最近更是一门心思都扑在马思慧的身上。

   学习公司管理,学习商业知识,虽然根基确实有点差,不过总算是有了点浪子回头的意思,这让苏长明甚是欣慰,甚至生出了跟苏菲争个长短的念头

   为了给苏浩留面子,苏长明没有继续数落,而是语重心长道:“这人当年在天州名动一时,曾经的天州四少之一。”

   “只不过,不知道当年为什么突然就销声匿迹了,好几年没见踪影,最起码在天州之内,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。”

   “当年传闻不少,不过现在来看,应该跟田家有关系。”

   苏浩诧异,“爸,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”

   苏长明若有所思的解释,“这个人在省外很出名,苏家前些年在外地有一些生意,我出差的时候听人提起过。”

   “他是专门做矿山领域的工程销售,动辄上亿的矿山设备,凭他手下的那个销售团队,几乎拿下了整个国内市场近三分之一的份额”

   苏浩猛地瞪大眼睛,“咱们天州还有这么牛笔的人物”

   苏长明点头,“这些年咱们天州走出了不少牛人,这个楚天河绝对算一个”

   就在这边议论的功夫,楚天河已经来到了熊晨的身边,“大熊,好久不见啊。”

   说话的同时,他将手里的一方手帕递了过去。

   熊晨没接,啐了一口道:“还特么愿意用娘们愿意用的玩意,你这些年没什么长进啊”

   两人显然也是旧相识,楚天河也不生气,一张嘴就是熟稔的口吻,“这么多年不见,你的嘴巴还是这么臭”

   “今天这事对不住,替我弟弟跟你道个歉。”

   熊晨冷笑,“还特么跟以前一样虚伪”

   “楚天南那孙子早就看我不爽了吧打就打了,我今天认栽,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好人”

   “原本以为这些年不见,你孙子能有点长进,结果还是这幅德行,假的一批”

   “我特么就不爱听你们楚家的人说话,你离我远点,小心我揍你”

   楚天河像是被人揭了伤疤,脸色不见动容,语气却幕地阴沉,“你呢你倒是有长进,有担待,可结果呢你就是这么照顾秋雨的你知不知道,外面现在是怎么议论的”

   熊晨直接用肩膀撞了上去,脾气不善道:“别特么一口一个秋雨,她跟你有关系么”

   体型的巨大差距,让楚天河处于弱势,被熊晨撞得一个踉跄。

   楚天南一声叫骂,拎着家伙就要动手,楚家的一帮打手也都跟着跃跃欲试

   熊晨拳头攥响,刚才在楚天南的面前,他半点都没有还手的意思,此刻却强势的厉害

   强硬的表态,也将在场的气氛推向了一个微妙的节点

   楚家的打手不断围上。

   苏家的人不想被殃及池鱼,频频后退

   对比之下,现场的气氛更加诡异,似乎预示着一场冲突随时可能爆发

   苏长明脸色发苦,原地暗自焦急道:“他们有矛盾不要紧,出去解决啊要是在这打起来,最后不还得算在苏家头上”

   心境变化之下,苏晴嘲讽似得突兀开口,“爸,不管怎么说,熊晨也是在替苏家扛事,你说这话合适么”

   苏长明并不领情,“他扛事要不是因为他,咱们苏家怎么会招惹这种麻烦”

   “还有你,你还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这种时候你竟然替一个外人说话”

   苏晴语气复杂的自嘲,“外人”

   “没错,他的确是外人,可他在我受欺负的时候,最起码能站在我的身前”

   “你们倒是我的家人,可你们刚才又是怎么做的”

   苏长明气的不轻,愣是被问的一阵哑口无言。

   复杂的局势中,楚天河回头,一个眼神就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蝉

   楚天河语气压低,“当年事已经过去了,我之所以退出,就是希望你能照顾好她,可你呢,你就是这么做的”

   熊晨拳头攥紧,几乎是扯着对方衣领呵斥,“楚天河,你特么少在这里虚情假意,我跟田秋雨怎么样,那是我俩的事,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”

   “没错,今天这事是我惹出来的,可我会把麻烦处理好,你从哪来的,就给我滚回哪里去”

   楚天河并不接话,而是反问,“那这么说,你还是要跟秋雨退婚”

   熊晨眯眼,“你耳朵里塞鸡毛了”

   楚天河深吸一口气,强硬表态道:“我不同意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