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无限版app

2月 17th, 2023

   在桀的带领下,一行人花费大量的时间,找到了一个满意的住所。

   “这灵王也太不靠谱了,自己多年不见的儿子竟然管都不管。”

   云青做在床上说道。

   云浩拿起水壶,给自己来了一杯冥河水,看着黑浑的水,默默的把自己的杯子里放了下来。

   “虽然他做为一个爸爸,真的不怎么靠谱,但是有一句话说的很对,这里是亡者的国度,不适合我们待着。”

   另一边的佑希没有说话,正在淬炼自己的力量,在这里她找到了更进一步的方法。

   “佑希姐姐现在是沉迷修炼无法自拔,一对点也不在乎其他人的感受。”

   云青道,感受着周围的死亡之息,云浩苦笑了一下:“做为血灵域的最强大的家伙,他常驻的地方会是一般的地方么,也只有在这里在可以满足佑希的修炼,不过就是苦了我们两个人了。”

   如果有修为高一点的血灵,在这附近感知的话,就可以看到两个黑洞,在疯狂的吸收死亡之气,一点也没有考虑要不要给别人留下一点。

   当然,在这里也没有人敢随便窥探,说不定就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了,然后就冥间蒸发。

   桀看着做在这里想到自己的弟弟,就分外的发愁。

   “桀先生,您有看着窗外了,这都不知道是您第几次看着外面了。”

  
咖啡少女气质显露纯净风采

   露在一边道。

   作为随行人员的露,没有资格直接进去,还是古来找到住的地方后找人,把她给带进来了,不过出现在这里对路于来说,是有一些不合适的,但是架不住古拉死皮赖脸的要只一起。

   对于这件事情,当时他的说法是,虽然他是一个伯爵,但是论实力来说的话,也许连一个子爵都上不来,让他自己一个人住玩意有个什么事情,直接就完蛋了,还不如和桀一起,相互有个照应。

   “在想我弟弟的事情,毕竟他也是我看着长大的。”

   桀看着窗外道。

   露有一些不解,道:“可是您不是离家出走了好多年,按照你的说法,你的弟弟你也只是看着他前面的一些时间,后面的日子您完不在啊。”

   听到这话,桀尴尬的笑了笑,连忙道:“就算是看了一段时间这不也是看么,再怎么说我也是他哥,弟弟不听话总得有人管教。”

   露走到桀的身边吗,一起看着窗外。

   “在大部分的血灵眼里,家人和亲情都是可有可无的,这样子的东西在他看来只不过就是笑话,很少有像桀先生这样的人了。”

   “我倒是希望可以多遇见一下,像你这样的人,让我明白在冥界也是可以不一样的。”

   听着露的话,桀愣住了,他很少去关注其他的事情,在遇到云浩之前就想做一条安静的狗,但是一个意外的让他再一次的回来,让他在一次站在了这里。

   “你说的很对啊,遇到云浩我才感觉自己活着,一个死灵说活着是不是有一些奇怪,其实我还很羡慕云浩的,我想像他一样活着。”

   露笑道“其实您和您弟弟是两个完不一样的人,虽然我没有见过他,但是我猜的出来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应该是一个和你完相反的人。”

   桀吃惊的看眼前的女人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。”

   “猜的啊,我感觉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了,就是大道之争。”

   ……云浩慢慢的走了进来,看着桀院子里的花草,看着他和露两个在窗边聊天。

   “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,这边什么都没有,你在这边看什么,要看你去后面,那边是池塘好看。”

   两个人愣了一下,连忙转了过去,云浩无奈的走了过去。

   “你们说什么那么着急,连我的话也听不进去。”

   云浩晃着自己的手道。

   “我们两个在说大道之争的事情。”

   桀道“被露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,我和弟弟,真的就是两个极端,我们两个人话,也可以被称作是大道之争了。”

   云浩看着外面的,池塘边的古拉,舒服的他躺在椅子上,身边,还有好几个异族女性负责给他喂饭,一脸享受的样子。

   “你这个家伙是认真的么,就你们两个小家伙,玩什么大道之争,你们着最多就是过家家。”

   桀不服气,看着云浩道:“说的跟你明白什么叫做大道之争一样,你不一样是不清楚。”

   “所谓的大道之争就是,便是性命之争,你上去了我就死,我上去了你就完。”

   云浩揉了一下桀的狗头道“你不过也就一个比弟弟大不了多少的哥哥,弹道你和你弟弟两个人已经不死不休了么。”

   桀思考了一下,放弃了自己的大道之争,云浩说道不错,他弟弟换成人类的年龄也不过就是不到十岁,而他按照年龄算的话也才十五,这也是为什么灵王对于两个人的事情不管不顾,在他的眼里两个人就是孩子。

   露在一边都看愣了,云浩几句话就把桀给带走了,她差不多明白了为什么云浩随随便便就可以把桀给带走了。

   两个人正在看的时候,古拉这边多突然就过来了,好几个人围着他。

   “小子,就是你今天收拾的是不是,你们今天打我们打的很凶啊,现在他们人呢。”

   古拉一脸懵逼的做了起来,身边的侍女早就跑的远远的了。

   “我去你们是谁啊,我们见过么。”

   那人见到古拉这么说,怒道:“今天打我的那个家伙给我叫出来,不然的话你今天真的会死的很惨。”

   对于这些人古拉是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了,也不是说他记不住,而是今天收到的刺激有一些大,一时半会什么也记不住。

   “我说你们是我大哥可以么,你们是大哥,我只不过就是一个小弟而已,你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有一些欺负人,大哥我帮你把其他的家伙给你叫出来好么。”

   几个人一下子愣住了,他们这些小团体,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要脸的人。

   之前遇到的家伙,都是一些贵族什么的,到死都放不下所谓的贵族身份。

   古拉就不一样了,他是市井出身,脸在他眼里算一个屁,于是他在几个人的眼里大喊道:“救命啊,杀人了,有人要杀伯爵了。”